Connect with us

房地產

共享房間單獨床位,舊金山的這張雙層床每月租金為1200美元

頭像

發布于

中國有句古話:華屋萬間,夜臥不過五尺;縱有臥榻三千,只得一席安寢。意思指的是一個人房子再多,晚上休息的地方就那么大;即使擁有三千張床,睡覺只需要一張就夠了。而在美國,關于共享房間單獨床位的理念正在迅速發展,因為美國的住房成本越來越高!

在一些美國的城市,住房成本已經變得如此昂貴,人們每月要花費1200美元的價格,才能租到一張公共住房的雙層床,注意不是一間臥室,而是一張床的價格。

美國一家公司共享豆莢(PodShare)正試圖通過租賃宿舍式的住宿,為租客提供共同居住的體驗,來彌補舊金山和洛杉磯等城市經濟適用房的短缺。

你一旦擁有了PodShare會員資格,你就可以在洛杉磯6個地點的220個床位(或吊床)和舊金山的一個床位中任意挑選一個,不需要押金,也不用信用分。成為會員后,你可以有一張床,一個儲物柜,可以使用免費wifi,還有機會認識其他志同道合的人。

每個床位包括一個架子和一臺個人電視,還提供了谷類和拉面等主食,牙膏和衛生紙等化妝品也包括在內。但是這種共享房間會讓你失去什么呢?沒錯,就是隱私。住在那里的大多數年輕人表示,沒辦法,這就是一種簡單的取舍。

斯蒂芬·T·約翰遜(Stephen T. Johnson)是FlipMass的創始人,今年27歲。FlipMass是一家為Instagram上有影響力的大V提供服務的廣告公司。約翰遜說,“我自己在這里有一個微型工作室,每月1750美元,面積不到200平方英尺(61平方米),比我之前住的幾個街區便宜多了。”

他在共享豆莢已經住了5個月了,把這里當成了一個生活或者工作的地方。約翰遜說:“我認為,任何住在這樣安排好的房子里的人,對于一種新的住房形式來說,都還為時尚早。每個人都有許多不同的生活安排,我認為這將是未來大家的可用選擇之一。”

盡管共享豆莢看起來很像一家旅社(例如,共享房間里的雙層床),但該公司更愿意將其稱為“合住空間”(co-living)。

一位23歲的軟件工程師扎希德(Rayyan Zahid)住在舊金山,他說,共享豆莢可能不像公寓那么隱私,但目前這不是他首要考慮的事情。他說,“真正重要的是,我是否在正確的地方,被正確的人包圍,做著正確的事情。”

共享豆莢可以讓他住得離工作地點很近,避免了他搬到自己能負擔得起的郊區,那可能需要每天兩個小時的通勤時間。

扎希德是一名巴基斯坦移民,他說,要在美國得到一套公寓,他必須滿足所有的條件。他說,“我也想找個地方租住,但我需要一個信用評分。我需要我的稅務記錄良好,就像這樣。如果你在這里上大學的,你可能會有這些記錄。但如果你是移民,你肯定不會擁有這些稅務記錄。”

共享豆莢34歲的創始人埃爾維納·貝克(Elvina Beck)說,她創建這些空間,是因為這是她想要的生活方式——結識新朋友,去新地方旅行——但她很高興,共享豆莢為那些沒有更多選擇的人,提供了一個安全的解決方案。

她說,“也許他們沒有兩個月的房租要付,或者他們沒有收入證明,無論是因為離婚,還是因為他們的家庭將他們趕出家門,或是因為他們身處不同的國家和城市,共享豆莢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她說,當她2012年創辦這家公司時,那時的租戶大多是24歲至30歲的年輕人,但現在這里典型租戶的年齡已升至30歲左右或者30歲出頭。雖然典型的用戶是剛開始踏入社會或搬到一個新城市的年輕人,但也有年齡大一些的人在一個新城市闖蕩,甚至還一些商務旅行者。

貝克自己也是共享豆莢的一名住戶,她總是在不同的地方之間搬家,她的目標是建設一個更大的經濟適用房解決方案:基于會員資格的云計算住房。她設想,無論你身在何處,都可以通過現有的網絡找到一個家,會員們可以很快入住其中。

最終,她的愿景是全球化的:“我們的目標是賦予全球公民權力,讓他們以每月一美元的價格生活在世界各地。每月1000美元的會員費應該能讓你有機會從這里住到上海,再回到波士頓。你只需要負責航班問題,我們負責住宿問題,與住宿相關的一切都包括在內。”

2010年,當貝克在洛杉磯艱難地尋找制作人的工作時,作為好萊塢自由撰稿人的她,在那附近很難找到一個負擔得起的住處。她突然有了一個想法,把室友模式擴大到更高的密度,這樣在一個吸引人的地方生活的成本就可以盡可能降低。她又想,為什么不把洗漱用品和基本主食的費用也分攤一下呢?

當她告訴父親,她將用自己的積蓄建造一個合住空間,并請父親來洛杉磯幫她建造她稱之為共享豆莢的成人床時,父親并不認為這是個好主意。

貝克回憶著父親當時說的話,“人們不想和陌生人住在一起,他們想要隱私,他們自己想要很多空間,你基本上剝奪了人們想要的一切。”

但她反駁說,在理想的城市地區,為了能有一個合適的住處,人們是愿意放棄隱私和個人空間的,社區的組成部分是至關重要的。

她說,“你必須愿意分享,我覺得如果你不愿意和陌生人分享一個小空間,共享豆莢可能不適合你。”

當然共享豆莢還有一些基本規則:不允許帶小孩或者寵物入住,晚上10點必須熄燈,不允許帶客人入內。貝克說,“對不起,如果你要住就自己住在這兒,不允許帶朋友進來。”

此時此刻,不知道你對這種共享房間怎么看呢?如果你在一線城市工作,在公司附近的公寓房租都很貴,你愿意選擇租一個共享房間的床位嗎?

關注全球商業新模式、新趨勢。bukop.com不追求點擊率,只追求點醒率:點醒讀者的幾率。

繼續閱讀
留下評論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Login

Leave a Reply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

房地產

集咖啡館,酒店和健身房于一體,按需付費的城市第三空間,完成200萬美元融資

頭像

發布于

on

美國休閑空間運營商3DEN今天宣布完成200萬美元的種子輪融資,由零售服務公司 b8ta 和私募基金 Graphene Ventures 領投。其他參投方包括Colle Capital Partners, The Stable, JTRE,InVision 的聯合創始人兼CEO Clark Valberg,Target 的前任首席戰略官Casey Carl 和Firebase 的創始人Andrew Lee。

3DEN 基于其創新的“空間服務(space-as-a-service)”理念,力求為人們打造可以滿足各種休閑需求的空間,供人們在繁忙生活的間隙放松自己。空間的設計風格追求天然質樸,內部配備了各種設施,包括互聯網床墊品牌 Casper 推出的睡眠艙,休息室,冥想室,隔音電話亭,私人洗浴空間等等,以滿足人們在工作或差旅時的各種放松需求。

利用本輪融資的資金,3DEN 的首家空間將于今年3月15日,在紐約 Hudson Yards 的4層正式開始運營,今年還將繼續在紐約開設更多空間。3DEN 的服務并不采用會員制,消費者只需要通過3DEN 的app 注冊賬戶,即可預約使用空間,價格為每30分鐘6美元。

“3DEN 是首個將咖啡館,酒店和健身房的功能整合到一起,創造出便捷可靠的放松空間,滿足人們每日需求的企業。”3DEN 的CEO 兼創始人Ben Silver表示:“我們將這樣的空間稱為’第三空間’,讓人們在工作場所和家里之外擁有第三個可以放松自己的地方。”

為了確保顧客的體驗,3DEN 與健康,美容,餐飲等行業的頂尖品牌展開合作,以提供功能齊全,同時風格一致的零售體驗。在3DEN 內出售的商品,包括餐飲在內,均根據品牌收集的數據分析后選出,確保能夠滿足消費者的需求。

b8ta 的創始人兼總裁Phillip Raub 表示:“作為新型零售服務(retail-as-a-service)模式的創造者,我們很高興3DEN 能夠對實體空間進行重新定義,讓它變得更加具有吸引力,創造出一個以用戶為中心,將商業,技術和舒適結合起來的獨特模式。”

“在Graphene ,我們為我們創新和靈活的模式感到自豪,我們在3DEN身上也看到了相同的品質。”Graphene Ventures 的總裁Nabil Alnoor Borhanu 表示:“3DEN 擁有一個創新的空間利用模式,讓消費者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滿足自己的休閑需求。”

繼續閱讀

交通和旅游

精品度假租賃崛起,資本追捧下的新住宿創業潮

頭像

發布于

on

Sonder是一家精品租賃住宿創業公司,其在C輪融資中獲得了8,500萬美元資金。這家位于舊金山的創業公司從成立至今,已獲得1.35億美元融資。

Sonder的CEO ,25歲的Francis Davidson表示Sonder2018年創收1億美元。自4年前成立至今,Sonder已擁有20多萬名住客。其在4個國家的11個城市出租或管理著2,200個住宿物業。

Sonder的特點是反映當地美學的獨特室內設計。它會向制造商定制一些有自己風格的家具和床上用品,這要求它經營倉儲業務并利用庫存跟蹤軟件。

該創業公司的住宿物業都有經營許可證,避免了當地的監管糾紛,這意味著在一些城市可能要作為物業經理運營酒店,而在其他城市則作為長住酒店(至少30天住宿),在另外一些城市,其也獲得了酒店經營的許可。

Sonder雇傭當地的員工進行家政服務、設施維護和接待住客的工作。其有超過350名員工。

由Davidson和大學同學Lucas Pellan于2012年創立的作為轉租公寓平臺的Sonder,于2016年轉變品牌經營方向,不再專注于轉租和游客的短租租賃市場。如今,Sonder直接從開發商租賃所有物業,并且對這些物業進行內部管理。

Sonder一個競爭對手為美國酒店式民宿管理公司Lyric,后者在租賃管理和營銷方面采用了“設計領先,統一設施配套”的策略。

Lyric與多戶型酒店物業開發商合作開發房產。其已融資約1,900萬美元,其中包括其在今年年初有Barry Sternlicht、Fifth Wall Ventures和New Enterprises Associates參加的A輪融資中獲得的1,550萬美元。

2018年2月,非標住宿巨頭Airbnb為有保證的、擁有酒店式設施的住宿推出了一個軟品牌。Airbnb Plus在13個城市擁有2,000個經過認證的住宿物業,這些物業都經過質量審核。

當被問及如果Airbnb想要收購Sonder時,Sonder的聯合創始人表示:“從根本上講,Airbnb的業務重點不在于運營空間本身,而是為獨特的住宿和體驗服務建立一個充滿信任的市場。我認為Aibnb會努力確保更多的高質量供應可以給通過他們的平臺銷售。在Airbnb已經建立了新經濟的Booking和Expedia的地方,我們正在建設萬豪或希爾頓。”

其他行業的經營商也在嘗試軟品牌。2018年4月,萬豪國際集團通過房屋租賃公司Hostmaker開啟了一項房屋共享計劃。游客可以選擇居住在倫敦的200多家民宿中,每家民宿都是由萬豪和Hostmaker根據其一致性和質量選擇出來的,而且游客有機會在萬豪的獎勵計劃中獲得忠誠度積分。

Oasis Collection、Stay Alfred、OneFineStay和RedAwning等公司都提供的軟品牌模式有所不同,參與水平也不一樣。以Oasis為例,自2009年成立以來,已融資3,500萬美元,并且經營著2,500家物業。

Sonder的融資消息傳出之際,度假租賃業也開始了一系列的融投資,投資者一直在為度假租賃物業管理公司融資。Vacasa已經在兩輪融資中籌集到1.43億美元,而Turnkey、 Hostmaker和VacationRentPros等公司最近也收獲了金額可觀的資金。短租管理服務Rented則獲得了1.25億美元的融資。

這些新興的物業管理公司能否發展壯大到一定程度,不再需要依靠Airbnb、HomeAway和其他OTA來觸達客戶,仍有待時間證明。

“真正有趣的問題不在于這些公司是否能夠運作,他們當然可以。度假租賃交易平臺對專業化的服務商來說,顯然存在機遇。問題是它們是否可以通過努力,自己成為有影響力的品牌。”

繼續閱讀

房地產

專為女性設計的工作和社區空間大獲成功,6000付費會員,融資1.17億美元

頭像

發布于

on

當第一家The Wing在曼哈頓Flatiron區歷史悠久的Ladies’ Mile旁開幕時,人們為之瘋狂,這個專為女性而設的空間吸引了年輕的專業人士,她們渴望與志趣相投的同事共處,盡管2350美元的年度會員費并不低,申請排隊的名單依然很長。這個設計時尚的空間里設有淋浴、美容室、哺乳室和私人電話亭等設施,常規的夜間活動系列包括與詹妮弗勞倫斯和希拉里克林頓的小組討論,難怪空間如此火爆。

The Wing是美國的一個女性專屬社群兼共享工作空間。它2016年成立,僅僅兩年就吸引了超過6000人愿意繳交一年2350美元的高昂年費加入,在候補名單上有將近8000人等著擠進這個社群。

不僅如此,The Wing至今已經募資高達1.17億美元,投資方不乏頂級創投。最近一筆融資發生了2018年12月,獲得了紅杉資本領投的7500萬美元C輪融資,其他投資人還包括Airbnb和WeWork。

目前The Wing在紐約、華盛頓和舊金山擁有6000名會員。另外公司還計劃于2019年在西好萊塢、芝加哥、波士頓、倫敦、多倫多和巴黎設立分部。The Wing辦公空間也富有十足的女性色彩,它包含了會議室、餐館、圖書館、書屋、哺乳室、化妝間、浴室和美容室等。會員的價格為215美元。

美國的“女性俱樂部運動”文化

說起TheWing,就不得不提下女性俱樂部運動。女性俱樂部運動在19世紀晚期至20世紀初形成,到上世紀30年代當時紐約市共有600個這樣的組織,全美共有5000個。

1868年,美國知名報紙專欄作家FannyFern被紐約新聞俱樂部(NewYork Press Club)的查爾斯·狄更斯(CharlesDickens)拒之門外,該俱樂部里是清一色的男性。FannyFern的事后說道,她被邀請“通過一扇門來聽取演講”。1869年,FannyFern 效仿當時紐約男性新聞俱樂部成立了美國第一個專業的女性俱樂部Sorosis。

上世紀20年代,女性俱樂部不再是中產和富有階層女性的專屬,更多職業女性以LadyFlashers,LadyMillionaires和LadyLiberty等名義參與進來。到了20世紀70年代,女性俱樂部更多參與到了社會問題的探討中。如芝加哥婦女解放聯盟的JaneClub建立了一個墮胎提供者網絡,波士頓婦女保健聯盟出版了“我們的身體”。

TheWing就是基于這樣的“女性俱樂部運動”文化。該公司種子輪籌資250萬美元,A輪籌資800萬美元。A輪由早期風險投資公司NEA領投,凱鵬華盈等參投。并在2016年10月,TheWing邀請了200位杰出女性成為俱樂部會員,其中包括說唱歌手RemyMa,“Girls”制作人LenaDunham,Glossier公司首席執行官EmilyWeiss等。

打造多功能于一體的新型社群

以前講到「第三空間」,人們想到的是星巴克,現在更有可能是像The Wing這種的新型態社群。

與其他共享工作空間不同的是,TheWing除了提供舒適的工作空間外,還有它的社交功能。TheWing會組織各類豐富活動,從職業咨詢到身體保健,從專業講座到主題派對。這讓很多女性朋友既能認識新朋友,豐富生活,還能結交商業伙伴。

同時,TheWing 在組織各類活動時,也會和其他公司合作。因很多婚禮選擇在夏天舉行,TheWing便與IsabelHalley合作組織了陶瓷打折活動,幫大家囤一些手工陶瓷的結婚禮物送給朋友。TheWing還會組織慶祝LGBTQI社區的派對,期間還組織塔羅牌占卜,以及類似于集市的活動,可以購買同性戀獨立藝術家創作的作品。

TheWing還貼心的為女士們提供了補妝室。里面準備了吹風機、卷發器、歐萊雅手霜和噴霧。但同時,也被CNBC的體驗記者詬病有些華而不實。記者總結TheWing為“pinkand pricey”,又粉又貴。TheWing雖然提供食物,但需要另外付款購買,并不包含在215美元的會費中。另外,工作期間會一直有背景音樂。如果你是個需要安靜環境靜心工作的人,那這里可能不能滿足你的需求。但記者也同意,她在TheWing的期間,確實認識了很多有趣又努力的現代女性。一位從事公關工作的女士正在建立自己的公司,甚至邀請了她一同參加畫廊活動。

但說到底,一個社群的關鍵,硬件、服務都還是其次,關鍵還是會員社群夠不夠有吸引力。畢竟,讓人們愿意付錢的,是找多更多跟自己志同道合的人、能夠幫助自己成長的關系,而不是一個充滿酸言酸語的環境。這些,目前的社交網站做不到。

為了篩選更多志同道合的人,The Wing的申請表像是心理測驗加小論文的綜合體:你討厭哪些受大眾歡迎的電視劇?你最近最常重復聽哪首歌?你最欣賞的復雜的女人是誰?你在哪個電視劇角色中看到自己?這些問題,都是讓The Wing更清楚每個申請者的個性,以及他們背后的故事。

全世界都在期待社交模式變革

現在很多人表示開始減少社交媒體、朋友圈的使用。日復一日,回不完的工作信息,刷不完的朋友圈,不斷查看新消息的失落與喚起……這些無孔不入的焦慮感,讓一部分人在社交網絡上無奈做出了選擇 ——斷 舍 離。 關閉朋友圈并不是“裝逼”,也不是“作”。而是因為,社交網絡儼然已經成為了我們的一個“人造器官,在與它融合的過程中,我們不可避免地出現了嚴重的排異反應。人無法在社交網站上感受到連結的溫度、朋友圈淪為炫耀以及點贊的工具、微博上的你來我往淪為互相攻擊,自由的言論空間反而讓更多人不敢說話…等等的困擾,都代表了如今的使用者開始期待更深刻的社交模式。

以TheWing為代表的實體社群開啟的社群新實驗正要展開,或許也象征人們厭倦了名為社交、實為炫耀的行為,開始反璞歸真的開始。

繼續閱讀

最新文章

關于【商業不靠譜】

發掘全球創新智慧,bukop.com不追求點擊率,只追求點醒率:點醒讀者的幾率。

作為創業者,我們最浪費不起的是時間。我們團隊希望把每天的觀察寫成文章,從萬千信息中挖掘最有價值的商業創意和創新思考,幫你省時間,讓這些知識成為你事業的啟發。我是六哥,感謝關注【商業不靠譜】。

添加六哥微信號,聊創業,吹牛逼:jackhe2013

成為贊助人

您可以通過打賞來支持網站發展:

比特幣:1Mp8DhAfTCiArkXCbV39agA3HXoyjeJRzL

以太幣:0x6eD48d023ee2f8905c74138Bd30b0A545456ECA6

支付寶:[email protected]

如果您確實打賞了小費,請給我發郵件,以便我能說聲感謝。

熱門閱讀

Copyright ? 2017 商業不靠譜. 京ICP備10032693號

皇冠体育官网
红码管家app 时时彩定位胆三码 网上的旭彩是合法的吗 必赢客pk拾计划软件 mg游戏 竞彩足球彩票 冠亚和大小怎么刷 福建时时走势图 捕鱼达人2旧版本 十一选五复式玩法 多宝娱乐一号平台 旺旺棋牌代理 北京彩票官网pk10 排列三6码组六遗漏 快速时时开奖记录 新会员注册即送58彩金